主页 > R佳生活 >百鬼夜吟.第七十一集.同鬼讲数

百鬼夜吟.第七十一集.同鬼讲数

归属:R佳生活 日期: 2020-07-25 作者: 热度: 731℃ 320喜欢

百鬼夜吟.第七十一集.同鬼讲数
燕叔是一个道士。在廿年前,有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发生了,当时有人上门找他,说要解决一件事。

事主阿伦说起这几年来,不知为何被一个梦魇缠绕,并且带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总是有阵阵呕吐气味。过去,他只能在那地方被困住,不过最近一个月,他竟然离开了那个地方,而且他凭着梦境所走过的路,紧紧记着,然后在现实找到了这个地方。

新界北区,一座废弃空置多年的货仓,周围杂草丛生,一般人也不再走近。

燕叔被阿伦带到这里,然后潜入了阿伦所说被困的地方。

一片漆黑的环境里,燕叔问道:「你是谁?为甚幺会在这里?」
「我……我叫阿德。我……我也不知道为甚幺会在这里?现在…现在是几时?」阿德答。
燕叔答:「一九九八年七月。」
「一九九八年?一九九八年?……啊!这是甚幺地方?好冷。」阿德疑问。
燕叔说:「是啊!你已经死了。」
「啊!我死了吗?」阿德惊讶说。
燕叔再说:「没错!已经死了。」
接着,阿德喃喃自语,说起了他的所见所闻。

「难怪,他们都好像看不见我,每个人在我面前来来去去,都没看见我。」
「啊!有些人好像看到我的,终于有人见到我了,我兴奋地想告诉他们,但是……但是……」
「我原来死了吗?」

燕叔打岔说:「你为甚幺还留在这里?你跟他有甚幺关係?」说着,指着来向他求助的阿伦。
阿伦只见燕叔在自说自话,心生害怕,说:「你在跟谁说话?」
燕叔说:「缠住你多年的鬼魂,我现在要问他为甚幺找上你。」

阿德望住阿伦,沉思。良久,燕叔说:「想起了吗?」
阿德说:「对啊!我记得你啊!」然后,他说起那天的事。
阿德是一个夜更的士司机,那天晚上如常在油尖旺夜场接客。到了凌晨时分,在一间酒吧外接了一个醉酒客。
醉酒客一上车,大叫:「大埔松仔园!猛鬼桥啊!」
阿德心想:「我知,我知大埔松仔园係猛鬼桥!」但没有正面回应他,只是开车。
大约一个钟头左右的路程,阿德已经到了大埔松仔园,正想向这醉酒客收钱时,醉酒客竟说:「喂,司机!这是甚幺地方?你载我来这里有甚幺居心?」

阿德无奈说:「是你说大埔松仔园的!」
「黐线!我不是住在大埔的,怎会叫你来?我住北区的!开车啦!」
阿德无奈再开车,这次醉酒客沿途都带着路,的士一直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到了有座大货仓,醉酒客就说要下车。
在醉酒客付钱之时,他突然呕吐到一车厢呕吐物。阿德大叹倒楣,不断抱怨。醉酒客拿出一千元,说:「拿去洗车,不要多说废话。」然后,就下车,一走了之。
凌晨时分,荒山野岭,阿德找到了附近有一座公厕,去拿水洗车。
阿德恍然想起,说:「是啊!我是被偷渡客劫杀的!」
燕叔问:「那你为甚幺要找上他?」一手指着阿伦。

阿德说:「死醉猫!是你害死我的。」原来,当日那个上了阿德的士的醉酒客,就是阿伦。而阿德在死去这几年也只能「连繫」到他,终于今天带到他来了。
燕叔说:「阿德,他不是直接杀你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你放过他啦!」
阿德说:「但是,我是被他间接害死的。」
燕叔冷哼一声:「哼!阿德已经死了,不能超生,你再是冥顽不灵,我就会收了你!但如果你肯放过他,我帮你打几堂斋,令你不用再做游魂野鬼!」
阿德听了燕叔所说,想了半晌,哭了起来,说:「好恐怖啊!我不要做游魂野鬼,求你帮帮我啦!」
燕叔点点头,答应了阿德。

其后,燕叔用了他道家的方法,用了一个多月,打了几堂斋,终于帮阿伦解决了这件事,从此再没有梦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