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车生活 >诚品开启了文化变革

诚品开启了文化变革

归属:J车生活 日期: 2020-08-06 作者: 热度: 119℃ 595喜欢

近几年流行「台客文化」一词,意指很「ㄙㄨㄥ㇀」(台语,粗俗之意)。一位香港知名学者对此相当困惑且不以为然,他跟笔者反应,台湾固有文化非常典雅,例如南管、北管、布袋戏都精緻到令人讚叹,传统建筑更是让人惊豔不已,怎幺可以用「台客」来表示粗鄙庸俗?即便到了当代,「也有像诚品书店这样让我们香港人称羡不已的场所」,「台客一点都不ㄙㄨㄥ㇀呀!」说罢长叹了一口气。

笔者非常感谢香港朋友替「台客」一词「申冤」,更谢谢他提醒诚品书店在台湾现当代文化中的象徵意义——特别在听到创办人吴清友先生过世的消息后,感触尤其深刻。

诚品开启了文化变革

无可讳言的,在经历一段贫穷、威权统治(贬抑台湾文化)的漫长时期后,台湾文化精緻的一面被刻意扭曲、磨损,甚至在官方意识型态的操弄下,成为庸俗的代名词。文化遭到政治无情阉割后,失去了在地文化特色的浸润、洗礼,台湾人的生活遂真的愈来愈朝向粗鄙不文的低处沉沦,不知「美感」为何物,以为庶民就该是活在随便、混乱的状态中,而所谓的「文化」,只是有钱人享受的玩意儿。如今我们看台湾到处满布丑陋的铁皮屋、街道髒乱、车辆违规乱停、招牌横七竖八的「丑态」,未始不是前述那种欠缺文化涵养、不识美感为何物的积习所导致。

要改变这种丑态,除了设法恢复传统精緻的文化,重建对固有台湾文化的自信外,学习并导入外来优质文化也是值得尝试的作法,在笔者看来,诚品书店选择了后一种作法,而且,最重要的是,创办人吴清友先生将它落实到一般庶民生活中(至少一开始是如此),而非高高在上的有钱人把戏。

笔者年轻时曾在英国短暂居留,对彼地随处可见的「独立书店」印象深刻。早期台湾的书店就只是卖书的「生意场」,虽说众书汇集,人文气息自然流露,但总让人觉得欠缺一分美感,或理念(哲学的或艺术的)。国外的独立书店则不同,除了卖书,它往往同时在表述一种特殊理型,也许是政治理想,也许是生活态度,又也许是对新世界的想望。换言之,这些书店不甘于只是营利,且负有宣传或教育群众某种特别理念的责任。也因此,在装潢及陈设上,这些书店总是挖空心思试图建置出自我的特色,美感纷呈,令人惊叹连连。走一趟这样的书店,虽说不能立即脱胎换骨,但总能让人感觉如同在盛夏汗臭淋漓时跳进一泓清池中涤尽一身的黏腻般,清爽而舒畅,对美的体认也似乎立马更深了一层。

我相信最早的诚品书店就是在这样的理念下创立的。当笔者于1990年左右踏进位于仁爱路圆环附近的第一间诚品时,心头涌现的正是在欧陆接触那些精緻的独立书店时的深刻文化惊豔。任何人都能走进诚品,随手从架上取一本书,悠闲自在地翻阅,不用花一分钱,便可浸润其中接受文化与美的洗礼。一如前述,诚品把艺术、美感带进庶民生活,悄悄开启一场文化变革,引领我们反思:我们的文化究竟失落了什幺?美必然高高在上?平民生活难道不配拥有美吗?

诚品开启了文化变革

其实,美不是什幺高深的学问,它在生活中随处可见,也时时需要,发现它一点也不难。法国启蒙思想家德尼·狄德罗(DenisDiderot,1713-1784)曾说:「你欠缺的不是美,而是认识(欣赏)美的眼睛。」台湾之所以常常被批评为「丑」,即在于一般人习于对美视而不见。很多人虽然意识到美的重要,却不知何处去寻,于是只能盲目地追求名牌,试图以「遮丑」,这虽然也是一种方法,却往往因为囫囵吞枣、张冠李戴而益发显得扞格而庸俗。就这点来看,诚品书店的贡献,就在于把美摆在每个人眼前,让它进入生活,形成文化,慢慢引导一般人,建立对美的感知,从而提高文化的涵养。

或许有人会认为笔者陈义过高,这点我不否认。然而,人类社会之所以能进步,不正是过去许多「傻子」(吴清友显然也是一位)抱着陈义过高的理想,不顾讪笑、孜孜推动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