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车生活 >一国两制变奏曲

一国两制变奏曲

归属:J车生活 日期: 2020-06-14 作者: 热度: 743℃ 845喜欢
一国两制变奏曲

中国愈是想抓住香港,香港人就愈想逃开。
近年来,香港人来台湾慢活、逛小店、吃小吃、学烘焙,
甚至学不悲情的「快乐抗争」。香港人的台湾情,背后反映了什幺?
北京当初承诺香港的一国两制,正在变调中。
香港学者认为,比起台湾,香港更让北京头疼。

1 合欢山上的日出

清晨四时的合欢山武岭,瞳孔刚习惯黑暗,一边打哆嗦,一边环顾身边黄肤黑髮的轮廓。「好lang(靓)!好lang(靓)!」当太阳跳出,在众人的广东话中,这才意识到原来身边都是香港人。当大陆人攻佔了阿里山头,南投清境农场的冷空气、草地与绵羊则是属于香港人的。去年,港澳旅客来台人次高达九十五万,今年将突破百万人次。

清境黄庆果园民宿的蓝瓦白墙小木屋,打开天窗,躺在床上可以看星星,是香港观光客间的热门民宿。十九个房间,常常过半是港客。「这里的房子好漂亮,好像到了『外国』,」香港的社工员Mandy说,「台湾人很亲切,行程比去泰国丰富,而且很放鬆。」

Mandy与大学学姊Koni、Elaine是第二次共组亲子团来台。前年到垦丁、台南,对于民宿主人每天早上骑摩托车帮她们送早点,迄今念念不忘。Mandy讲起台湾人与香港人的不同,「台湾人给我们的感觉是,不只是为了钱,而是真的希望客人喜欢这里。」

在北京眼中,一国比两制重要

「香港愈来愈是一样的购物商场、高楼垄断,商场里都是一样的连锁店,」採访过程中,坚持不愿说名字的Koni老公分享,他有点愤怒,「香港的资源已经不够,香港的入境政策有很大的问题。问题是,政策是被北京决定的。北京承诺一国两制,但在他们眼里,一国比两制重要。港人治港已经没有了。」

他透露,八九民运时,他曾经上过街头。时隔二十四年,今年七一游行(始自二○○三年,抗议港人人权和自由有受危害之虞),他再度带着念小学的儿子上街头,抗议特首的不诚信。他聪明的十三岁女儿是记者採访时的翻译,因为是回归后出生,在学校要学国语。问她:普通话对她有何意义?眼神晶亮,她说话果决明确,「那是一个很多人使用的语言,我学它是为了沟通,不等于对祖国的情感。」

2 中国买不到的心

「香港现在让中南海很头疼啊,」着名社会学者,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丁学良忧心地说,香港变得不耐烦,变得政治化。让人联想到二十世纪几次大革命,基本指标就是愈来愈不耐烦。对北京而言,香港恐怕比台湾更棘手。在过去五年,大陆、台湾、香港,正形成一种纠结的三角关係。

○八年起,香港人一年比一年疯台湾,同时港人的香港认同攀高,中国认同却快速走低。根据香港大学的政府信任度净值民调,透过「信任政府」减去「不信任政府」的比例净值,来衡量一国政府推动政策的社会资产。去年,回答不信任大陆政府的香港人,比例第一次超过信任者,十二年来首度转负。

○三年,北京政府送出「陆客自由行救香港经济」的大红包,让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任度逐步回升。一二年,陆客到港人次近三千五百万,是○三年的四倍,香港人口不过七百万。香港却陷入经济愈好,失业率愈低,冲突愈多,对台湾好感也愈多的「巧合」。

大陆与台湾倡导的是两个恰恰相反的价值:富国强兵与生活人文。「当大陆忙着宣传『神舟五号』上太空,台湾在宣传台湾的生活小情调。五月天的香港歌迷比香港歌手的歌迷还多,」游走在政治人、媒体人之间的《主场新闻》创办人刘细良说,「现在是三十年来,香港人最爱台湾的时刻。」

过去七年,刘细良担任前香港特首曾荫权的政治幕僚,最早是民主派大老李柱铭的助理,游走于朝野之间。去年,他与知名文化人梁文道、金融人蔡东豪、网路人宋汉生一起创办《主场新闻》。梁文道的独家观点与刘细良主笔的社论,是这个蒐集、整理别人新闻,即时更新的网路媒体的最大卖点。《主场新闻》成为去年香港最受瞩目的媒体。

3 谁的购物天堂

香港正文社是第一家出版东京与台湾自助旅行指南、掀起风潮的出版社。斯文、沉静,绰号书生的正文社董事邓永雄,与活泼、直率的太太梁润仪是政大新闻系的侨生班对。当年,邓永雄以政大新闻系第一名毕业,为了照顾在尖沙咀开西装店的父母,他决定回香港。

深夜十点,他夫妇俩带着《天下》採访团队,在灯亮如白昼的尖沙咀,费劲寻找旧时的「蛛丝马迹」。想了很久,「只剩海港城商场的露天停车场没变!」曾经把尖沙咀的大街小巷当成游乐场的邓永雄说。两个世纪前,尖沙咀因为天星码头的兴建而繁荣,穿越维多利亚港的天星小轮,载过无数的白流苏、范柳原,穿梭在中环皇后码头、湾仔码头之间。

一九七七年,海港城依码头而建,停车场建好时,邓永雄念中学,喜欢站在那,看着港岛。十五年前,小孩出生,海港城的Ruby Tuesday(露比餐厅)是一家三口最爱去的美式餐厅。窗外就是维多利亚港,一家人到儿童楼层泡上一整个下午,逛逛童书店、玩具反斗城。

如今,只有超级名牌可以付得起海港城的租金,他们熟悉的商店早就搬走了。尖沙咀早已不在邓永雄夫妇的生活地图上。沿着弥敦道,从尖沙咀往佐敦的路上,短短八百公尺,记者数数竟然开了二十三家金店,十三家药店、化妆品店。香港依旧是购物天堂,但是「谁的天堂?」令人迷惑。过去五年半,香港租金涨了五成,住宅涨了两倍,比九七年地产崩盘前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