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提供的信息 >说说澳洲之终结与开始

说说澳洲之终结与开始

归属:提供的信息 日期: 2020-08-06 作者: 热度: 455℃ 147喜欢

虽然我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挺优雅的名字,但我想大家已习惯称之为澳洲,正所谓入乡随俗,从这一刻起,我还是称之为澳洲吧。曾几何时,澳洲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为人留意的地方。简单的说,甚至很多人都不知澳洲的首都是那个城市,有些人说是悉尼,更有人会认为是墨尔本,祇有少数人知道真正的答案其实是坎培拉。这是可以理解,坎培拉衹是一个祇有30多万人的内陆城市,就算是我自已,在过往25年的澳洲漫长岁月中,也祇去过数次!

很幸运地,由于近年澳洲旅游的迅速发展,再加上传媒的大力推广,甚幺「现代尘世美」等等,澳洲终于获得东南亚旅游人仕进一步的青睐,但实际上,大家除了熟悉的地方如悉尼、墨尔本、大堡礁、大红石和十二门徒外,还有何处值得探索和拍摄的地方?


在未来的文章裏,我会逐一为大家介绍。这包括散布在荒漠上硕大无朋状如弹珠的怪石、满布鳄鱼的湿地、隐藏在深山的瀑布、层层叠叠的蜂巢怪石林、有悬崖相伴的原始河流、有如地心探险记裏记载的诡异河谷、极尽扭曲如千层糕般的巨岩、在日落沙滩漫步的驼骆队、一望无际和渺无人烟的贝殻沙滩、曾经被认为已绝种的远古史前生命叠层石、有如平地一声雷过后轰立在沙漠上的石柱群、生长在密林裏的超级世纪大树、几乎看不见尽头的花海、延绵千里但鸟不生蛋的无尽荒漠、临海延绵不絶的大沙丘、百多公里长但绝对成一直线的州际公路等等。当然还有由天与地合成的庞大的空间和用肉眼清晰可见的星空银河,百闻不如一见,谅人想破脑袋也不能感受到箇中的奥妙;祇有亲历其景,才能够理解甚幺是真正的大自然,并能明白到人在其中是何等的缈小。


现在先说说我自己,由从事了20多年电脑行业,蜕变成为摄影人的历程,我的故事就从这裏开始。

早晨的天色才刚亮起,一条长长的车龙已有序地在等候。在车龙的尽头,一艘红白两色的客运两用渡轮亦已等待多时,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安排汽车上船的事宜。在车龙中有不少汽车都是装得满满的,甚至连后坐位的空间也不放过,好像目的地是一处与世隔绝的世界,前往者一定要自备所有东西。我的车子也是一样,基本上所有空间都已被佔用,就算汽车因故障而被碍留在荒野裏,我也可以轻鬆地生活一两个星期。这天是2007年2月3号,我正準备登船前往塔斯曼尼亚,这是我环游全澳洲摄影旅程的第一段,估计会在塔斯曼尼亚逗留三个多星期。在数天前,我还在服务了差不多14年的公司办公室裏作最后的工作交接,但转眼间,在前面等候我的不再是电脑软件程式和客户来电,而是一艘将会载送我穿越巴斯海峡(Bass Strait)的渡轮,它的名字是塔斯曼尼亚精神号(Spirit of Tasmania)。


环游全澳洲摄影是一个十分大胆的计划,付出代价亦是不菲。在金钱上先不説,放弃做了多年的工作又是一个可惜,当然在时间方面亦不能小看,全部旅程横跨八个多月,而车程也有四万多公里。在大多数人眼中,就算是退休人仕也可能觉得有点奢侈。事实上,大部分的澳洲人亦没有这样做过,更多人更是想也未想过。当然你亦可能怀疑我是不是受了甚幺刺激才会这样疯狂,又或者这是中年危机的先兆。説实话,当时我确是有点累和担心。累是由于在工作上的重複性质和无聊的办公室政治;而担心是指人生苦短,明天会发生甚幺事情也难定。我见过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同事在公司开会时瘁死,亦知道有些同事和朋友在意外的情形下,才发现自己患有癌症,这些突发事件确是不胜枚举。我想你现在应该对我的决定有点头绪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