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提供的信息 >Anacostia Community Museum︰服务社

Anacostia Community Museum︰服务社

归属:提供的信息 日期: 2020-06-06 作者: 热度: 631℃ 890喜欢

如何建设理想社区?答案或许人言人殊︰有人相信社区少不了街坊交流的聚脚点,有人认为社区必须提供顾及长者与孩童需要的服务,也有人提议成立流动市集支持本地自家製产品。大抵没有人想到一所邻里博物馆也可以对社区有所贡献。平情而论,谁需要一座博物馆收藏家里藏不少了的陈年旧物?街头巷尾的旧故事又何以改变社区?


首先问︰社区需要甚幺?

不过,非裔社运领袖John Kinard却认为理想社区在乎公众参与及自我表达的机会。公众参与促使不同社群衡量彼此不同需求,一起规划人人得以安居乐业的社区;而自我表达更推动社群发掘自己的才艺、欣赏其他人的才艺,各自以五花八门的专长丰富社区生活。而邻里博物馆正可以针对社群需要,为社群服务,与社群一同改善社区面貌。


这听来像设于乌托邦的「街坊福利会」。但Kinard却逮住了一个实现其构想的机会。


时为1966年,马丁路德金四出演说大谈黑人平权的理念,但长年的种族隔离政策煽动着偏见、鄙夷与仇视,触发各地的种族冲突。1964年,儘管美国国会通过《民权法案》撤销隔离政策,但富裕白人随即大举迁移,以免与非裔社群相毗为邻;不少社区因人口流徙而经济陷入一片萧条,到处潜伏着惶恐又躁动的乱流。为求促进社群关係,掌管十多家国家博物馆的史密森尼研究所(Smithsonian Institute)试图扩充外展服务,将馆藏展品带到华盛顿本地的非裔社区,好让从不曾踏足国家博物馆的观众大开眼界。这将是史密森尼研究所的社区分馆,而多年来从事社区服务的Kinard正是合适的掌舵人。


可是,Kinard无意成为博物馆展示橱窗的代理人。他质疑把一堆历史文物、艺术经典带到街坊日常聚脚点所为何事。既然博物馆旨在连结社群,何不探听社群的需要与口味,使高高在上的文化贴近日常生活,引发大众对未来的想像?他坚持博物馆必须为社区而设、服务社区,与社区一起改变千疮百孔的现实。这座博物馆扎根于华盛顿东南部非裔社区Anacostia,并命名为邻里博物馆(Neighborhood Museum),主张与街坊一起探讨社区事务,发掘区内转变的动力。



fig_1

1967年,John Kinard出任邻里博物馆的馆长,也是首位非裔美国人担当博物馆要职。


博物馆变身社区中心

这不就是一座挂上博物馆名头的社区中心?Kinard确实将之视为社区服务的平台,馆内设有儿童工艺活动室、开办兴趣班照顾不同年龄层的需求,又与学校合作筹办各项青少年身心发展计划。他策划的展览尤其着重社群参与,探讨区内人人关注的课题,如鼠患、青少年罪犯以及市区发展等。


然而,Kinard并不天真的认为多搞几档展览、又或筹办甚幺青少年活动就足以改变社会。开馆初期,报纸编辑直指他不必费神做甚幺策划,在Anacostia这片层积着贫穷、罪恶与无望的土地,博物馆要幺遭洗劫一空,要幺外墙涂盖着粗言秽语、四周垃圾满布,根本无从与社群面对面交流。服务社区多年,Kinard也看出兴办社区活动或许丰富了街坊生活,却无力解决社区面临的困境;而聚焦于社区议题或有助动员街坊参与其中,但行动过后,继续投入社区的人几乎少之有少。


保育文化历史 服务社区社会

改革社会的动力在于人心,人心的转变就在于文化那缕缕不绝、润物细无声的感染力,Kinard如此思考。非裔美国人虽然生于斯、长于斯,但年年月月的歧视与敌视总让人不得不疑惑︰「我是谁?我的文化传统是否真的不值一哂?」「非裔社区是否穷得一无所有?」因此,社区需要博物馆——不是一座只谈单一历史论述、只宣扬特定审美形式的「知识殿堂」,而是尊重不同族群的历史文化,鼓励社群表达自我、发挥创造力,使得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的「文化广场」。惟有从自身出发,认识个人生活如何为社区历史变迁所牵引,如何自觉或不自觉承袭着社群的文化传统,从而理解个人于社会的位置,掌握改变自身、甚至改变社会的关键。


这座邻里博物馆筹办社区文化艺术活动,推动社区居民编修家族史,更主持文物保育工作坊让大众认识如何保存家族所珍藏的旧器物。除了邀请街坊参与历史书写,博物馆也从生活史的角度,研究Anacostia自16世纪以来的社区历史,并且成立档案室收集地区文献史料,以及策划口述历史访谈计划等。有鉴于非裔美国人的历史隐而不彰,不少展览如「美国独立战争的黑人爱国者」(Black Patriots in the American Revolution)、「非裔美国人的发明与创意,1619-1930」(African-Americaninvention and innovation, 1619-1930)及「文艺复兴︰20年代黑人艺术」(Renaissance:Black Art of the Twenties)也都着意考察非裔社群如何参与国家历史,以及其于地区以至全国的角色。当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课题渐渐累积,街坊不难发现街头巷尾藏着可感可亲的故事,重新看到无数人的努力方才铸成眼前社区的面貌;他们又或感叹偏见原来就在日常生活不经意之处不断累积,终至酿成祸事。无论如何,人人都拥有社区历史文化,并得以从中思考自己如何面对时代转折、如何回应社会变动。


50年过去,博物馆数度易名*,但却从未遇窃、室内室外设施更未曾遭人破坏。即使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弒,各地示威游行往往蜕变成骚乱,华盛顿更爆发暴动,纵火抢掠殴打处处,博物馆却幸而置身于暴力漩涡之外。归根究底,这是属于街坊的博物馆,不但关注社区历史、社会议题,更由得街坊参与决策,拟定馆方策展的主题内容。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博物馆必须媚俗妥协,以民生琐事迎合大众,避开并不讨喜的文化艺术展览。一直以来,Kinard聆听社群的需要,既谈社区时事,也将国家博物馆馆藏带入Anacostia,以别开生面的展示方式,令人乐于接近那些看来高深莫测、跟自己毫不相干的文化艺术。深信谈历史文化也可以贡献社区,他说︰


「博物馆较其他机构优胜之处在于,它可以激发观众思考自己的景遇,挑战其知识框架,使其创意能量得到方向。」



fig_2

开馆初期,博物馆与艺术家合作开办绘画、陶艺、话剧与音乐等兴趣小组。



fig_3

展览「掌握城市权利」开宗明义讨论市区重建计划对社区的影响。



社群是谁?城市谁属?

时至今日,这座邻里博物馆依然守着Anacostia,但它如何服务社群却又有另一番体会。


与其说社群是指某一种族、或特定社会阶层,倒不如说共同经验将不同个体凝聚成群体。往日Anacostia的街坊多属非裔,但种族却无法硬将不同宗教、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向的人汇聚一起。何况,今天非裔、拉美裔、亚裔、原住民与白人创造了姿彩纷繁的华盛顿,区内也加入了来自不同地域的新移民。是以博物馆聚焦于社区议题,如新移民的身份疑惑、垃圾处理与环境正义、又或性向与信仰等,因应课题而连结街坊,并扩及本地其他少数族裔、边缘群体、宗教团体与形形式式的关注组织,借助其他社区又或组织的经验,改善社区问题。


眼下Anacostia必须思考的是如何面对市区重建。过去这社区一直被视为华盛顿东南破落又了无生气的角落。区内只得几家体育及文娱设施,其他购物、餐饮又或娱乐场所几近绝迹。直至2011年,居民终于迎来Uniontown Barand Grill——一家让人好好坐下来吃顿饭的餐厅。数年来,地产商、大企业纷纷提出市区重建计划,大力发展旅游业振兴地方经济、引入连锁店、时尚品牌一洗老区頽风。环顾周边其他社区,街坊大可预见光鲜亮丽的计划即将拆毁其安乐窝,破坏原来的邻里网络。


博物馆认为只着眼于Anacostia并无助寻求对策,当期展览「掌握城市权利」(Right to theCity)就从1940年代始,探讨华盛顿市政府与大财团如何以市区重建计划驱赶旧区居民,无权无势的社区居民又如何组织抗争行动,争取规划所属社区的权利。


回顾华盛顿的城市发展,策展序言提出︰何谓公平合理、又符合持续发展原则的城市规划?世代安居的人被迫迁离是否经济繁荣的合理代价?交通基建的配置如何平衡生活便捷与保护自然环境的需要?社区重建又应该如何规划学校网络,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一连串问题促使观众思考城市发展不同层面的考量,反思城市发展的理念与社群需要、又如何参与城市规划。策展团队以个案形式,介绍都市重建所涉及的议题,如族群关係、交通与住屋配置、教育及民娱设施、小舖营商环境以及文化传承等,以不同角度考察如何造就安居乐业的社区。


展厅分成六个展示区,藉由历史照片、文献档案、社区旧物与口述历史访谈呈现城市发展的历程,介绍社区原来的面貌及其所面对的困难、重建计划如何改变社区,街坊又如何与市政府周旋、提出更符合社群需要的发展规划。


如西南社区一直是犹太裔与非裔街坊的聚居地——简陋却廉宜的砖屋、小商舖、学校与宗教崇拜之所毗接相连,交织成自给自足的生活网络。1940年代,政府提倡以市区重建计划塑造城市繁华光洁的面貌,西南社区首当其冲,被视为髒乱破败、不合现代城市标準的「旧区」。重建计划以市容卫生为由清拆区内所有旧建筑,将23,000名居民、1,500户商舖逐出境。当时居民与商户联盟控告政府规划罔顾社区需要,官司历时十载,但现代化发展的美好想像盖过社区需要,法庭判决政府胜诉。展览借助历史学的长时间观察,却发现当年兴建的大型购物商场、商业大厦至今方且三十多年,又以营运不善为由而遭拆毁。如何估评城市发展与经济效益?何以先进的现代化建设只得屹立几十年?


值得反思的是,升斗市民或许斗不过政府与大财团,但这并不意味大伙儿就此罢休。社群与自愿组织成立了西南社区住屋计划(The Southwest Community House),协助低收入家庭于邻区寻找廉价居所。本来区内不同族群甚少联繫,但经此一役,街坊成立了西南邻里议会(Southwest Neighborhood Assembly)从环境绿化、交通规划、公园与民娱设施、全民教育、青少年培育以及历史古蹟保育等不同方面,研究如何营造社区、改善居民生活。体育会亦不乐见原有社交网络四散,数十年来坚持举办街坊郊游、联谊比赛,以促进老街坊与新会员的关係。



fig_4

展览以个案形式讨论本地社区如何与政府周旋,参与市区重建的规划。


fig_5

展览透过电话亭的装置让观众聆听社区的声音,观众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社区故事。



展览呈现的社区故事并不平板,有的社区侥倖暂缓发展的步伐,有的联络不同专才提出经济发展与社群互惠互利的方案,有的一败涂地、却转而成立互助组织另谋对策。饶有深意的是,展览包罗了二百多位街坊访谈——有人对于城市发展满怀幻想,有人坚持美好旧日的情谊,有人接受现实、以妥协争取最多赔偿。正正是这些多元纷繁的声音,观众发现社群的不同取态、不同想法,从而思考城市属于谁、谁又可以参与市区规划、决定自己生活的需求。


不同于惯常博物馆自恃中立的超然立场,策展团队大力主张观众必须参与社区建设,掌握自己的生活。一如社运人士Jo Bulter说︰「人人都有能力改变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只是很多人相信自己无能为力。」展览提及的街坊互动组织与活动,如佔用荒地举办教育活动、组织社区论坛、提供流动法律支援服务等,展示了参与社区的不同方式。无论採取甚幺行动,我们不得不问︰自己可以为社区做甚幺?理想的社区又具备甚幺特质——公平公义、广纳多元、安全又富创造力?


社区博物馆的愿景

从博物馆学的角度而论,Kinard的构想成为芝加哥、底特律、费城等社区博物馆的模範,整顿了馆方与社群的关係——学者不仅以其专家视野考察地区历史文化,也转而与街坊一起发掘日常生活所关注的课题。博物馆业界相信文化历史足以凝聚社区,唤起人人肩负公民责任积极投入社区,而馆方的责任就在于促成不同社群的连结,鼓励大众彼此学习、互相尊重,创造包容多元声音、齐心推动转变的社区。


亲身拜访这座博物馆的时候,我有点懊恼地铁站与博物馆竟然有二十多分钟的步行距离。然而,这段距离却让我这外地人亲身走入一个简朴社区感受市区重建的媚惑。博物馆里头,我见到的不是单是资料详实丰富的展览,还看到街坊走过来串门子、孩子在另一边展厅画画,义工向参观者介绍社区历史……原来社区早已融入博物馆。博物馆不过以文献与旧物将社区浓缩在其中,使得街坊与外来人看到它的过去与现在,由此想像社区如何面对改变、而个人又如何参与其中,使一切变得更美好。




*备注﹕

Anacostia邻里博物馆(Anacostia Neighborhood Museum)于1967年9月15日开幕,1987年5月15日迁至现址,并命名为Anacostia地区博物馆(Anacostia Museum),不仅关注社区,也扩及研究非裔社群的历史文化。1995年,它易名为Anacostia地区博物馆及非裔美国人历史及文化研究中心(Anacostia Museum and Centre for African AmericanHistory and Culture),致力研究相关文献档案及历史文物,倡议成立属于非裔社群的国家博物馆。十年后,美国国会通过于华盛顿国家广场另设非裔美国人历史及文化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Culture)。2006年,馆方改称为Anacostia社区博物馆(Anacostia Community Museum),专注从历史角度探讨社区事务与公民权利等课题。